天地欽廉 東鳳西龍戲南珠
欽廉張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06  点击次数:286

世人只知海南三亞有“天涯海角”,而欽廉二州的“天涯海角”卻鮮為人知。欽廉始於北宋,瓊崖名出晚清,時空相距七百年,均與文學有關。欽廉僻在南粵,去中原萬里。郡南皆大洋,西接交趾,廉州居其折故曰海角,欽州坐其頂而稱天涯。欽廉,於粵有鳳尾之榮,于桂有龍頭之譽,於番有守土之責,地位足以令三雄,故建亭以記之。

自古以來,謫徙流入欽廉的士人,登亭以驅流俗之態,涵養孤忠之氣,把酒當歌,憑高瞰遠,流傳後世。受之影響,筆者從文十年,念及鄉邑有如此深厚底蘊,何不繼承與發揚。所以,心懷欽廉,持之以恆,由少更青,輾轉奔三矣,南珠春秋又是夢。

唐人說:“東漢費貽為合浦太守,有廉聲,去日百姓追送至此,遂以名山。”山,即位於今合浦、浦北與博白交界的廉山,山下又名廉垌,江水取名廉江,泉井稱為廉泉,州治名曰廉州,故譽“合浦五廉”。廉州,今特指合浦縣城廉州鎮,狹義上的廉州含今合浦、浦北、北海,清代有廉州府包括今合浦、浦北、北海、欽州、靈山、防城、東興。自東漢合浦太守孟嘗、費貽到清代止,據考在廉州為官的政績卓著者有112人,廉州遂為歷代官員賦詩銘志聖地。明廉州府副使甘澤詩曰:“為官合浦去珠還,萬古流芳天地間。富貴心輕猶敝屣,貞廉名重並高山。”明廉州府推官劉子麒《廉山時雨》:“層疊峰巒峙翠城,大廉還自郡侯名。夜來忽見月離畢,流作清泉濯我纓。”元廉州總管伯顏稱合浦有“天相地靈”,因此清有“滅清者必出廣東”讖言而派康基田為廉州知府破合浦風水。

明人稱:“開皇十七年,州刺史甯猛力,乃詣府請約束,於是改安州為欽州,取‘欽順’之義也。”欽,是當時嶺南豪族寧猛力歸順隋朝得來,亦有中央冊封恩典之意。欽州今指地級欽州市,其主要範圍含今欽州、靈山、防城、東興,原為欽州地區轄今欽州、靈山、防城、東興、合浦、浦北、北海。南朝欽州寧氏家族三代世襲欽廉主官,以欽州、廉州為中心,勢力波及高雷、陸川、崇左與南寧界。後又以“欽”名改澧江為欽江,明人稱之“文江橫帶”,清人呼為“一江橫帶”,有詩贊曰:“一帶煙波郭外流,長懸碧玉海天秋。……中流自有澄清志,擊楫天涯莫浪遊。”欽州而被文人視為浪跡天涯之地。

欽廉,秦漢名廉,隋唐取欽,與中華兩千多年的吏治文化留下不解之緣,孟嘗的“合浦珠還”、費貽的“廉山留名”、蘇軾的“天涯海角”等典故流芳千古。直到清末民初,因廉欽道改稱欽廉軍政府,“欽廉”行政區才見諸正史,又因合浦、欽州、靈山、防城四縣直屬欽廉軍政府,民間俗稱“欽廉四屬”。此後有欽廉綏靖處、欽廉道、欽廉專區,隸屬廣東省轄區。1965年入桂後,“欽廉”名落官方,但在民間仍稱之。

“由閩來廉”的欽廉人,位卑不敢忘鄉憂,他們的客家軍政智慧、廣府商貿氣質、福佬航海膽略,均深深印刻在圍屋、騎樓、帆船上,濃縮為一首歌謠、一出粵劇、一杯茗茶,只待時間細細品味。回望過去,有民族英雄劉永福、抗法名將馮子材為代表的欽廉人在中法戰爭獲勝,有辛亥元老羅侃廷、蘇慎初等為骨幹的欽廉人在反清起義光復,有愛國名將陳銘樞、陳濟棠、香翰屏、鄧世增為先鋒的欽廉人在抗戰衛國貢獻,還有在南路紅色革命、對越自衛戰爭的一批欽廉人為這個國家作出的重大犧牲……總而言之,欽廉是一個英雄的故鄉,欽廉人是一個歷史的英雄。

魯迅在《如此廣州·讀後感》說:“漢求明珠,吳征大象,中原人歷來總到廣東去刮寶貝。”這些來廣東尋寶的中原人,遍佈合浦郡的高雷廉瓊,聚于欽廉地區根植漢文明,系生死于海絲路的南珠。然而,家喻戶曉的“合浦珠還”美麗傳說,卻是合浦珠民一部沉重的血淚史。南珠興,百姓亡,南珠衰,百姓苦,歷朝之興衰,人間之更迭,南珠留下太多蒼穹,是太陽星辰,也是風暴雷雨,南珠文化與欽廉榮辱與共,深深影響著後來者。

撫古思今,多少煙雨樓臺隱藏在畫卷裡,述說著多少權貴百姓的喜怒哀樂,山水相依,血脈相連,那些陳年往事與每個欽廉人息息相關,關乎你是誰,從何而來,要往何處。欽廉這顆南珠,異常閃亮地照耀著有過的黑暗,賜予希望的光明,映襯每一張熟悉的臉。面對未來,讓欽廉文化復興之路變得清晰而有力量,沒你不行。欽廉,在天地間,在大戲裡,在人生中,在這片珠母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