廉州古城史话
周家干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5  点击次数:361

  公元前214年,秦始皇占领百越(陆梁)置南海、桂林、象郡,并置合浦郡隶属象郡(见明崇祯本《廉州府志·建置》)。郡治在今廉州镇总江村委宋屋溝村附近。“郡治在合浦水南岸,治所西北半里有船泊码头,帆樯千百,往来如梭”(见清廉州知府音德贺《珠城纪绩续编》)。西汉元鼎六年(公元前111年)灭南越国后,划出南海、象郡交界地方置合浦郡。秦时的合浦郡治所因紧靠南流江南岸,每年洪水泛滥均被淹浸。汉元鼎六年置合浦郡时,郡治即迁至南流江最东一条支流廉州江东岸,即今廉州古城区。当时郡治城墙为土筑,有东西两门。城内建有郡署官廨和兵营、粮仓,城内有一水井(即今廉泉井)供治所官员及士兵替死鬼饮用,《广东考古辑要》云:“廉州廉泉汉遗物也。”城内没有居民也没有街道。城西南靠河有一街道长约80米,有民居和商铺60多家。城西岸有一圩集阜民圩,有商铺和民居约40多家,居民约300多人。阜民圩南端有珍珠专卖市场,珍珠商铺约30多家,露天的珍珠摊约40多摊档。陶瓷、丝绸、茶叶等则在阜民圩北端。自汉代合浦“海上丝绸之路”始发港廉州曾屋湾港开辟以后。合浦阜民圩便成为中外经济、文化交流的枢纽。东南亚等国商人以璧琉璃、琥珀、玛瑙及香料等,在合浦阜民圩交换合浦的珍珠、丝绸、陶瓷和茶叶。中原商人在合浦购买合浦丝绸、陶瓷、珍珠和茶叶,在合浦港出海前往东南亚等国,交换璧琉璃、琥珀、玛瑙、香料等商品。故当时合浦不但是珍珠、丝绸、陶瓷的重要产地,也是合浦丝绸、陶瓷、珍珠的集散地。

  东汉时,合浦郡治的古城依然为土筑,而东汉古城向东南拓宽,城内除府署和兵营外,城内有一条主街和两条小巷,有商铺40多家,民居20多家,城内居民人口约400多人。

  唐贞观八年(634年)置廉州,因驻地东有大廉山故名廉州,州治西为南流江最东一条支流称廉州江。唐代廉州城依然为土筑,但土城向东南拓宽,设东、南、西三门,护城河也拓宽挖深。城上四周设瞭望哨。城内有州衙和县衙、兵营、监院、市舶司等机构。城内有两条大街,五条小巷。有商铺60多家,民居40多家,居民约800多人。

  唐咸通年间(861—874)以乌浒蛮为主体,包括白蛮等族建立奴隶制政权的南诏,以魏山(今云南魏山县境内)为首府,后发展壮大迁治太和城(今云南大理太和村西),南诏全盛时期辖有今云南省全部、四川南部、贵州西南部等地。咸通年间,南诏不断向东及西南扩张,咸通二年(861年)七月,南诏向东南扩张,曾攻陷邕州(当时合浦隶属邕州),咸通三年(862年)西南攻陷交趾(即安南北部)经略使王宽告急,以蔡袭代之。后蔡袭战死。唐咸通五年(865年)懿宗派遣岭南节度使高骈征南诏。高骈以海门镇(即今廉州镇)为军事基地,率军陆海并进,至交趾击南诏,高骈每战必胜,凯旋而归,十二月还至海门镇。此后交趾、邕州始平。唐宋时廉州成为祖国西南要塞,故唐宋后成为“海北雄藩”。

  宋熙宁八年(1075年)交趾攻占钦州、廉州,杀士卒八千人。

  北宋元祐年间(1087—1094),廉州古城仍为土筑,但城墙加高加厚。宋绍圣年间(1095—1098),知州罗守成曾将土城修筑一次,各城门砖筑,各城门上建楼一座住兵防守。城内有四条大街,六条小巷,商铺约百家,民居八百多家,人口约5500人。城外有大街4条,小巷5条。城西阜民圩商铺60多家,民居80多家。城外附近人口约6000人。北宋元符三年(1100年),大文学家苏东坡获赦,从儋州量移廉州,廉州知州刘几仲和士人邓拟等招待苏东坡下榻廉州邓氏园林清乐轩。苏东坡在廉时,曾游览了廉州名胜海角亭和还珠亭、三廉古刹东山寺,苏东坡为海角亭题写“万里瞻天”四字,抒发他对家国的怀念。苏东坡在廉时写了许多掷地有金石声、闪闪发光的诗文,对合浦文化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。

  宋祥兴二年(1279年)元将攻陷廉州。

  明洪武三年(1370年),百户刘春在宋代旧城的基础上向西增筑695丈5尺。洪武二十八年(1395年)指挥使孙传福在原土城向东拓展50丈,总共拓宽土城418丈。永乐八年(1410年),倭寇陷廉州。明宣德年间(1426—1435),指挥使王斌始将土筑城墙改为砖筑。即城墙内外为砖筑,中间用黄土夯实。设三门,东为朝天门,后改为朝阳门(在今奎文路和中山路交界处)。西为金肃门(在今中山路和西华路交汇处),南为定海门(在今解放路与城基东路交界处)。护城河总长为1050丈。

  廉州城为廉州府所在地,为廉州府经济、政治、文化中心。故廉州城的修建工程,是由府属、钦州、灵山、合浦各县负责。当时合浦县负责督修廉州城西南之城墙(含城门城楼)。灵山县负责督修城之西南城墙。钦州负责督修城之东南城墙。各县派夫役来廉烧制城砖,工费伙食由各县负责。

  明成化元年(1465年)八月,廉州城为广西大藤峡瑶族义军所陷。成化七年(1471年)知府林锦、都指挥使徐宁开深护城河,后林锦又命指挥使张福拓展东、南、北三面城墙,东拓至今城基东路,并在城上筑城楼、敌楼、串楼以及谯楼作瞭望之用。又因西门外之河道(即廉州江)通海,为防倭寇和海盗之侵扰,故在西门外加筑月城以拱卫西门。嘉靖十五年(1536年),因霪雨东城墙倾圮,知府张岳再次修筑。嘉靖十八年(1539年)飓风毁坏串楼,知府陈健修复。嘉靖二十一年(1542年)知府詹文光撤销串楼,设阳城。嘉靖二十七年(1548年),范子仪范子流兄弟率安南贼犯廉州。嘉靖三十四年(公元1555年)知府何御重修廉州城,并在东门和南门增设月城,与西门设置相同。明隆庆二年(1568年)同知应会又在城上建九个敌台。知府徐柏曾修崩缺城墙及圮塌的城楼。明万历七年(1579年),知府周宗武又曾修南至西北城墙426丈,增高的城墙长达百余丈,置窝铺106个。万历十年(1582年)知府再复修自北至东南的城墙400余丈,增高的城墙长达200丈,并更新城上谍雉、修整城墙。明崇祯八年(1635年)靠河城墙被水冲塌,刚修复后又毁于飓风。是时知府郑抱素曾捐修。

  清顺治四年(1647年)十一月,明宗室镇国将军朱统延金陷廉州。顺治九年(1652年)三月,靖南王耿继茂光复廉州。清康熙年间,廉州城墙亦曾屡经修建,是时廉州城墙周长802丈、高为3丈2尺(原1丈5尺),护城河周长1050丈、宽2丈5尺、深6尺7寸。城门楼四座,东、西、南门均有月城拱卫,小楼3个,串楼24个,窝铺63个,墩台4个,望墩100个,垛堞1669个。作为府治有这么一座城是不算差的。俗话说:“无怕廉州人,只怕廉州城。”说明廉州城墙高大坚固。清康熙十四年(1657年),王宏诲、李廷栋陷廉州。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知府佟勷知县杨昶又增高西城门3尺,兼修城墙、窝铺。

  清雍正、乾隆年间,廉州城亦曾有修建,乾隆十八年(1753年),知府周硕勋认为城南外,有一字文峰,不宜闭塞,便辟城南为文明门。廉州东郊卫民圩建成后为城内群众赶集方便,便开东门,俗称小东门。是时廉州古城共有六个城门。清道光年间,霪雨濠渠壅塞,定海门和文明门城基崩塌七丈余,由灵山县知县张孝诗派夫役来修复。清道光十二年(公元1832年),城北城墙圮塌十八丈,由水上疍家(水上运输商)梁、黄二姓出资修复,廉州府准许其在廉州北郊土吉塘一带建屋陆居。

  清道光三十年(1850年)天地会刘八、方晚等攻廉州未克。

  清宣统三年(1911年),革命党人罗侃廷在廉州起义,成立廉州都督分府。是年清兵十四营勇兵变,抢劫民财,烧毁民宅,时称“廉州爆街”。民国九年秋,黄明堂、黄志桓起兵攻镇守使陆兰清,桂军黄培桂率师来援,黄军退避,越数日,桂军退走,陆兰清亦出走,黄明堂遂入城。民国十年,旧桂原将领申葆藩攻廉州。越二十余日,桂将颜作标攻廉州城。民国十二年,八属军邓本殷、申葆藩攻廉州域。黄明堂部凭藉廉州城坚守三十三日,后因城中弹尽粮绝,黄部开城缴械。民国十六年,合浦股匪刘朱华攻廉州城,也因城墙高大坚固而未能攻下。

  抗日战争爆发后,涠洲岛沦陷,日军在涠洲岛修筑飞机场,经常派飞机轰炸合浦廉州。为了便于群众疏散,便将廉州古城的东、南、北三处城墙拆毁。只存西城门一段残垣及金肃门和明代廉州古城旧东门(即钟鼓楼)一座。

  金肃门(西门)及西城墙于1958年拆毁,明代的古城门(东门)也于1973年拆毁。至此古老的廉州城已荡然无存。城北尚存的一段城基,至今还静静地躺着,在诉说古城的沧桑。

摘自《广西地方志》期刊2010年第6期